在智能互聯的未來,汽車不再只是一個交通工具。隨著搭載華為HI(Huawei inside)解決方案的極狐阿爾法S正式發布與預售的形式,標志著自動駕駛的比拼從技術到小時偶模式都將迎來更新。

 

 

搭載華為HI解決方案的智能汽車正式發布

4月17日極狐阿爾法S正式發布,搭載華為HI(Huawei inside)解決方案,包括計算與通訊架構,智能座艙、智能駕駛、智能網聯、智能電動、智能車云服務,以及激光雷達、AR HUD在內的30個以上智能化部件。

 

首款車型阿爾法S華為HI版搭載3顆96線車規級激光雷達,6個毫米波雷達,12個攝像頭,13個超聲波雷達,同時搭載算力可達352Tops的華為芯片。

 

4月19日的車展上,賽力斯華為智選SF5正式發布,搭載HUAWE DriveONE三合一電驅動系統、HUAWEI HiCar 人、車、家智慧互聯系統以及HUAWEI Sound高品質音樂體驗。

 

而專注于ICT技術研發,與車企進行深度合作的商業模式可以讓華為的技術應用到更多品牌更多車型上,而不僅限于一個品牌的幾個車型上。

 

另外,華為還開啟了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就是作為部件提供商還主導品牌營銷,華為官網、官方商城賣汽車就是Z真實的寫照。

 

 

華為要做的是智能汽車行業的“英特爾+微軟”,而不是組裝賣貨的OEM。

 

對于華為來說,自麒麟芯片斷供、手機業務受阻之后,選擇用這樣的方式進入新造車領域,意義重大。

 

雖然華為不生產華為牌的汽車,但也并不妨礙消費者們沖著“華為 inside”去。

 

當智能汽車越來越普遍和趨同,想要特立獨行就需要擁有自主核心的技術,而當一個技術品牌大過產品,華為其實很可能成為一家更上游的公司。

 

日前,華為就在上海車展期間宣布正式銷售小康股份賽力斯品牌的SF5車型。據悉,截至4月22日,賽力斯華為智選SF5兩日的訂單已突破3000單。

 

除了銷售車輛本身外,未來華為在車聯網、自動駕駛方面的技術積累,也有望陸續落地于小康股份的產品上,這其實也將側面加速華為在自動駕駛賽道上的布局。


 

自動駕駛玩家的不同身份

第一類是從互聯網跨界過來做自動駕駛的玩家,Z具代表性的是百度、滴滴。

 

百度除了向其他車企提供Apollo系統之外,還親自下場做整車制造,其核心點是通過這兩種模式,為其自動駕駛商業化找到出路;

 

滴滴更多是出自于解決網約車虧錢的問題而來。

 

第二類是科技公司轉來做自動駕駛的如華為、蘋果等玩家;此類玩家意在幫助車企實現自動駕駛領域的快速產出與搭建成熟的自動駕駛系統環境。

 

第三類是像四維圖新、德賽西威這樣的智能駕駛產業鏈參與者;此類玩家通過自動駕駛未來成熟的產業鏈結構與豐厚的市場利益從中分享收益。

 

第四類是做整車制造的智能汽車品牌廠商如蔚來、特斯來、小鵬等。

 

對于整車制造企業以及產業鏈企業來說,更多是希望能夠參與到自動駕駛的行業機會中來。

 

 

自動駕駛的兩種路線之爭

谷歌派走的是全自動駕駛模式,主要目標是通過純無人駕駛技術來取代人。像谷歌的純自動駕駛方案商業化落地也需要時間。

 

特斯拉為首的汽車制造商,其做法是通過先實現半自動輔助駕駛,再逐步過渡到完全自動駕駛,其方式是首先借助自動駕駛減輕駕駛員的駕駛負擔,先作為駕駛員的助手而存在,在逐步升級的過程中慢慢實現無人化。

 

目前國內車企普遍采用的是特斯拉路線。

 

蔚來的NAD蔚來自動駕駛技術,以及小鵬的NGP系統,都采用的是這種模式。即將下場造車的小米、百度,未來大概率也會采用這種技術路線。

 

而以汽車供應商身份參與的玩家,則多采用的是谷歌路線。不論是華為、德賽西威還是四維圖新等玩家,其目的多是以輸出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為主,它們希望通過使用統一操作系統,使其成為相應領域的領導者。

 

但限于技術成熟度以及相關法律交通法規的要求,目前這一商業化方案仍存在不少阻礙。日前鬧得沸沸揚揚的特斯拉維權事件背后,就暴露出了智能汽車在安全方面存在的隱患。

 

對于這一模式來說,未來其Z大的挑戰還在于其技術成熟度,能否經得起國家監管的審查。

 

 

感知技術路線存本質區別

目前在感知路線上,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大派別:

 

以Waymo、奧迪為代表的激光雷達派;

 

以蔚來、比亞迪、寶馬、奔馳為代表的毫米波雷達派;

 

而特斯拉、理想等車企則更加傾向于仿生理念,可以稱之為攝像頭派。

 

目前,由于激光雷達的成本較高,大多數企業采用的是多顆毫米波雷達的路線。

 

不過,Z近,以小鵬、華為為代表的企業,也開始加速推進激光雷達的上車。

 

 

華為自動駕駛技術的技術路線是采用高清攝像頭、激光雷達、毫米波視覺結合高清地圖的路線,并且以激光雷達作為主要的監測手段。

 

通過高清攝像頭、和激光雷達,匹配高精地圖準確提取車道及紅綠燈信息,通過不斷機器自我學習、持續迭代,在路口控制表現更加接近人工駕駛,包括直行、左轉、無保護轉彎等功能。

 

此前百度Apollo也采用了視覺感知路線,只不過是與激光雷達搭配在一起,形成互相配合的系統性感知。


 

結尾:

智能汽車時代產業會越來越傾向于集中,寡頭壟斷應該是一個趨勢。

 

因此,只有推動自動駕駛技術上車,并形成規模,才能在技術上和應用場景上持續迭代和更新。

 

而未來汽車產業的服務模式和營銷模式也在發生本質變化,相關企業除了要在技術層面角逐外,也將迎來在銷售模式上的比拼。

 

資料素材源自:韭菜財經:《華為掀起了自動駕駛小高潮》、5G行業應用:《從生物演化角度看自動駕駛發展路徑》、證券時報:《自動駕駛技術哪家強?》、鈦禾產業觀察:《我們離真正的自動駕駛還有多遠?》深燃:《狂奔的特斯拉,危險的自動駕駛》